身家2亿的富豪登广告征婚

副标题#e#

  农历鸡年前夕,一位资产达两亿、具有硕士学位的大型企业董事长,专程从黑龙江来到西安,此行的目的并非出于商业活动,而是为了征婚;公开声称要做“西安女婿”的他表示,如果找到了心仪的女孩,就会留在西安过年,下一步还将考虑在西安投资成立自己的企业实体……

  鲁籍富豪来陕征婚一事一经传开,立即引起了陕西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征婚者本人透露的信息究竟是真是假?不远千里来陕征婚的行为有无炒作嫌疑?昨日,记者走近这位征婚富豪……

  近访富豪刘广正

  2005年2月4日早晨8:30,西安市西郊某酒店12层会客厅。咖啡桌上摆放着一张前日的西安某报,其头版的一则富豪征婚广告格外醒目,征婚者正仔细端详着这份广告。

  “你好,我姓刘。”他显得格外热情,但出于某种原因,他使用了“刘广正”作为自己的化名。刘广正身高1.75米左右,留着西安人较为钟情的寸头,一套深蓝色西装使他看起来格外的精神。

  “我喜欢音乐、汽车和美食,还迷恋旅游。闲来无事常和朋友们出去旅游,最喜欢的地方是海南;我也喜欢逛街,今天穿的这身套装就是我昨天在西安一家商场逛的时候买的,我自己挺满意。”刘广正这样介绍自己。

  对于自己的真实身份,他似乎并不愿意多谈:“我在黑龙江一家石油类的民营企业任董事长,我2003年从北京工商学院经济类专业硕士毕业……这些都有据可查的。这次如果找到自己的意中人,那么我春节很有可能就选择在西安过了,并且下一步还会选择在西安投资办实体。”

  “来西安征婚有三个原因。”刘广正很直率地说:“首先,我对西安有好感。自己一位战友的爱人就是西安人,他们是大家公认的模范夫妻,我对他们的印象很好,很羡慕,希望自己也能在这里找到另一半;另外,在我们那里还有这样一种说法:男女双方所在地距离愈远,婚后对后代会更有好处。这一点也许和防止近亲结婚的说法扯到一起了,不一定对;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自从我于2003年离婚后,一直忙于工作而疏忽了个人问题,现在,父母亲年龄大了,一再催促我把自己的个人问题早些解决了,我也想有一位生活和工作上的好帮手。虽然我身边不乏追随者,本地也有许多朋友要给我牵线搭桥,但是我还是一直想来西安找。得知我的想法后,19岁的儿子就给我出了个这样的主意,并帮我初步拟订了择偶标准。正好我目前工作也不是太忙,所以就很快决定来西安了。”

  据刘广正讲,他的儿子目前在新西兰的奥克兰大学上语言系预科。对于自己的婚事,儿子也一直很关心,最近常打电话回来询问征婚进展情况。

  “我一贯相信缘分。如果这次我的缘分来了,我会及时打电话告诉儿子,并且会带女朋友去见自己的父母。”对于此次征婚,刘广正似乎极有把握。

  “我并非那种重视外表的人”

  采访中,刘广正的代理人始终在此起彼伏的应征者电话中忙碌着。

  “这些都是应征者打来的,从2月1日到现在,我接了近百个电话了。”代理人说,“应征者基本以都市白领女性为主,曾经有一位女性为自己的朋友应征,称其朋友是某私企的高级主管,年薪百万元。应征者中不符合条件的人也有很多,还有一位25岁的女士在电话中表明自己是未婚者,但等见了代理人才告知说其实自己已经离异,还有一个两岁的孩子。像这样不够诚实的应征者无论条件多好,都不会再考虑了。”他一边翻出随身携带的记事本查看,一边向记者介绍。

  在电话里反反复复询问征婚者信息真实程度的女性不在少数,对此,刘广正一脸坦然:“对我质疑的咨询电话还有不少。这也难怪,因为以前确实发生过一些人为了达到自己扬名的目的,而不惜采用高调征婚的手段。可是我没有想要炒作自己或公司的任何意思。首先,我这次光广告费就花了五万余元了,这些钱如果用来在我们当地做企业宣传广告根本用不了,而且以我的经济实力,我也不在乎在企业宣传上花钱;再者,这次我根本就没有公开自己的公司名称和我本人的真实姓名,包括电话都没有公开。我既不想当骗子,更不会拿自己的隐私去出名。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征婚者,我的征婚广告只不过比一般人的面积大了一点、位置醒目了一点而已,除此之外,我和那些征婚者都是一样的。我就怕西安的女孩子对我的举动有误解,而让我失去认识她们的机会,同时,也不要因为顾虑我的条件而失去彼此相识的机会。”同样,在应征者中,有许多人是冲着广告中诱人的“资产过亿”等字眼而来的。然而刘广正却声称,自己对应征者的征婚目的不会计较,“这个没有关系。当今社会,有钱其实就代表有能力,作为一个男人能挣钱是值得骄傲的事,即便应征的女性是冲着钱来的,我也不会反感,至少我有一个推销自己的机会;再者,有了能力和钱,才会给对方带来一定的安全感。才会使我们以后的幸福生活有所保障。所以,看中钱的应征者她本身并没有错。”

  到目前为止,刘广正已经在西安住了五天,但还没有约见过任何一位应征女性。所有的应征者前期都必须通过代理人把关初审,如果刘广正觉得可以,才会打算开始和她们见面。

  “把你的容貌、气质、学历、身高、职业等先给我们介绍一下,我们这里要做个登记。如果各项条件符合,就到我们这里来一趟,带上照片、学历及身份证明。我们将把你的相关资料交到征婚者本人手里。如果他觉得不错,会和你取得联系。”代理人对电话另一端的应征者说。

  “可是单凭照片和外表、学历等怎么能看出对方合适不合适呢?这不是典型的以貌取人嘛。”记者对此表示质疑。

  对于女方的相貌,刘广正的态度是:“这应该不是个问题,我并非那种重视外表的人……”其代理人表示:“长相最起码要过得去,如果你第一关过了,他会和你继续保持联系,那时侯才会开始深入交往。”这位姓李的男士还耐心解释说:“除了要符合征婚启事上的要求之外,女方还必须是西安市户口,当然,郊县的也可以考虑。但在校学生我们不予考虑。”

  对性经历无要求

  事实上,在刘广正面前这份报纸上的征婚启事,已是三天之内的第二个版本了。

  这次和第一个版本的明显不同在于把以前的“鲁籍男子汉”改为了“优秀企业家”;并在介绍刘广正的那一段加上了“为人正直、品德出众”八个字;在对女士的“靓丽未婚”要求中间加上了“气质好”三个字。这些改动是婚姻介绍所工作人员与刘广正一起酌情商量后加上去的。

  “如果让我对自己做一个评价,我就会用8个字来概括:‘坦诚、善良、敬业、健康’。但是我也有缺点,比如脾气不好,性急、易冲动等。我对女方的要求并不高。之所以讲明要找的是未婚女性,是出于对婚史者有孩子或和前夫重修旧好等方面的担心。至于那些应征者中有无性经历倒没有关系,只要她以后对我、对家有一份责任心就行了。”刘广正强调。

  “这次年龄上限制的比较多,基本偏小,我也不怕会遇到新新人类一族来应征。我的性格较外向,血型是B型,喜欢研究星座,我的星座是魔蝎座,所以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还可以,不会和她们产生代沟。不过我还是喜欢较为传统温柔的知识型女性,如果对方是女强人,我可能接受不了,知识型和女强人最好不要划等号。我要的是1+1能够大于1的一种结合,也就是说,双方可以互相弥补不足。但如果两个人都太专注于事业,可能对于家庭来说不见得会好。”

  说起2003年与前妻协议离婚的事情,他的语调低沉下来:“我们俩谁都没有外遇,也不是感情问题。是由于一些不可抗拒的外力因素,我认为离婚责任在我,使我们20年的婚姻走到了头,孩子判给了女方,现在她已经再婚了。”

  公众看法不一

  “富豪征婚”这种现象日益增多,公众对此的看法莫衷一是。

  赞同者认为:婚姻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情,普通人可以征婚,富豪为什么就征不得呢?再说,择偶方式由个人喜好而定,不能因为个人身份的特殊而有所不同,从舆论道德上压制他,剥夺他最起码的选择权利,缘分是很难说的清的,他愿意用这种方式去寻找自己惟一的缘,又有什么错呢?一位读者说:“平常人可以登征婚广告,富豪就不行吗?有钱惹谁了?”

  如果一个穷人作了什么出格的事,他会受到同情和原谅;但如果是富人,即使合法也会受到苛责和道德追问。这是不公平的。对国民的承受力和宽容度而言,这是一次难得的考验。

  反对者认为:刘广正声称不看重女方的相貌,但在应征过程中,有很多的女士都因相貌条件达不到其代理人的要求而失去了最起码的机会。更有一些征婚的富豪,在征婚过程中标注清楚“资产过亿、无性经历”,富豪和处女两个关键词被紧密地联系到了一起,这事实上是一种极不健康的社会现象 #p#副标题#e#更可悲的是,很多女性认可了“处女”的要求,从征婚者到应征者,庸俗的情绪成为这种现象最直接也是最浅薄的表现。一位读者反问:“富豪怎么了?他没有性经历吗?”

  征婚者有权利躲在僻静的角落里审视每一个来应征的女性的各种资料,而应征者却无法在第一时间内证实征婚者的信息是否属实,这本身对于婚姻的建立就失去了平衡。

  无论公众如何看待富豪征婚现象,刘广正的征婚广告上看起来并无出格要求,他的应征热线电话,依旧火热。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关注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