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虚荣

中学时代莫伯桑的《项链》,那个爱慕虚荣的公务员的妻子,为了一串项链付出了十年的苦役。
  
那时以为虚荣是女人的专利。成长后才知道,其实男人比女人更爱慕 虚荣。女人的虚荣是表面的,一串项链就可以让女人的虚荣心得到足, 男人的虚荣心是骨子里的,他可能不会恼恨别人的衣服与他的一样,但他会看牢他的位子, 并时刻准备着跨上更高的台阶, 把别人位子抢过来。
  
《红与黑》中的那个于连,是一个虚荣的男人的写照,他的奋斗史一代一代的男人演绎着不同的版本。只是男人看不起’ 虚荣’ 这样轻飘飘的字眼,他们冠之以’ 野心’ 或’ 雄心’ 这样有动感的名词。
  
虚荣的女人恨人家说她不漂亮,不美丽,没人爱,因此常常换时装, 听众发型师的劝告;对时尚杂志登的化妆品广告趋之若鹜,把钱拿去包装自己的门面。虚荣的男人怕人家说他’ 没用’ ,’ 没本事’ ,为了证明自己有本事,他可能频繁地换房子、换车、换女人;把钱拿去满足女人的物 欲。能满足男人的虚荣心的玩物也很多:私人游艇、私人飞机、名车、豪 宅及美人。哪一件都不比女人的项链便宜和容易到。

其实说白了,一个成功的男人就可以满足女人的种种虚荣心。但是,一个贤惠的女人,未必能满足男人的欲望。有钱的男人们的虚荣攀比还包 括拥有女人的数量。再虚荣的女人,除非她操的是另类职业,否则不会以自己的情人多为荣,那只能证明她屡屡遇人不淑,连女人都不会羡慕她,只觉得她像一条船似的在不同的男人中漂来漂去。
  
但是奇怪的是,男人似乎是乐意这样漂的,并且乐此不疲,即使是实际上并没有能力这样做的男人,都会口上花花,让别人误以为他是花丛醉客,并以此为荣。因此职业三陪的女人或许还有迫于生计的借口,但以三陪为乐事的男人,只能说他的心里发虚,需要不停的酒色的刺激与壮胆,在不停的吃喝玩乐中成就了不少男人的事业。而且,男人的虚荣极有可能演变成可怕的占有欲。各地媒体时有露,一些男人因恋爱不成或者不愿离婚而将对方毁容的案例。这些男人的逻辑 是:我得不到的东西,宁可毁灭。这种敏感而过分自尊输不起的心态,正是男人虚荣的极端例证。
  
虚荣在商品社会是受鼓励的,如果没有如此多的虚荣男女,名牌装,名车豪宅卖给谁呢?而一点虚荣感都没有的人,已经接近绝迹,或者只有 经济不发达地区的老农民,还保留着一种天然的淳朴。只是现代的文明社会是以工业文明为标志的,因此生活在都市的人,不可避免的要和这样人 打交道,他告诉你,他的衣服什么牌子,他昨天和什么样的名人吃饭,他和哪位高官是至交,他写的书卖得有多红火,他打算在哪里买房子,并强调那可是本市最贵的高尚住宅区。设想,假如没有这样虚荣的人,我们的生活该多乏味呢?
  
至少,男人虚荣时具有无害的娱乐性--你尽可以让他到五星级的饭 店请客,然后借一双耳朵听他诉说他的极具文学加工成分的艳遇。于是, 他得到了心理上的“满足”,他自以为能、自以为乐,这就是所谓男子汉的“英雄形象”。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关注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