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品 | 健康 | 保健 | 老人 | 心理 | 饮食 | 健身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xbj.cc > 心理 > 心理茶社 > 男性心理 >

我是老婆显福的工具

时间:2019-05-13 17:36来源:   作者:  点击: 点击手机浏览
口述人:谢宁 职业:教师 性别:男 年龄:50岁 我同我太太从大学开始同学,又一起留校做了同 ...

  口述人:谢宁 职业:教师 性别:男 年龄:50岁

  我同我太太从大学开始同学,又一起留校做了同事。几十年来,生活在相同的圈子里。这么些年来,我总算在学术上小有成就,她以此为自豪。她自己从来不是一个有才气的人,但她的好胜心强,喜欢与人比,我的成功就成了她人生最大的资本。本来,被自己的老婆崇拜、爱慕应该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但事实上,这样的“幸福”会令人想逃离。真的,当我被我的老婆当作资本,不分场合地到处炫耀的时候,我就真的想逃。她的得意、自豪,真的让我恶心。每个人都夸她是一个有福气的女人的时候,这个有福气的女人旁边的我觉得无尽的悲哀。

  她得罪了我周围所有的人

  20多年来除了出差,我同她几乎天天在一起。开始一起住在学院分的教工宿舍里,后来买了自己的房子,上班一起乘学校的班车去学院,晚上再一起坐班车回家。朋友、同事都是共同的。当生活比较单调的时候,这样的简单生活也没有什么不好,我老婆确实也不是什么有情趣的人。当大家生活质量普遍较低的时候,这也不是什么大的缺点。

  我一心钻研业务,她就在学校上几门公共课。我个性沉闷,而她一直争强好胜。每一次不如愿的时候,就回来骂我这个老公没有用。这几年,我终于开始收获我的学术成果了。我发表的论文越来越多,开始带研究生,社交圈子越来越广阔,经常在外面举办讲座,认识我的人也越来越多,我老婆是很为我得意的。但你应该知道“同行相轻”这句话的,在不了解我的外人眼里,我固然是很了不起的,但在一个你工作了20年的单位里,你冒出来了,你的同事是不会觉得稀奇的,他们觉得我是走捷径、运气好,所以我希望我老婆应该低调再低调,但她憋了几十年的一口气,好不容易等到这天,哪里肯放弃炫耀的机会。事实上,她的朋友圈子除了我们的老熟人,就是单位里共同的同事,所以,她要拿我这个老公献宝也就是在我们那个单位里。

  系里大家为了奖金争课时,她说:“反正我们老谢那么会赚钱,我不上好了。”她夸耀我有钱,在其他单位也就算了,在我们单位,别人会怎么看我啊?事实上,等到她真的没有课时了,又会回来抱怨我没有本事,不会为她争取权益。

  她变成了学校里人人讨厌的人,她几乎同所有的人都吵过架。学校教师合唱队排练,她要求领唱。不错,她年轻时候确实是有一副好嗓子,但现在年轻的能歌善舞的人多了,她还折腾这些事情做什么?她居然还让我去打招呼,说音乐系指导教师是我曾经的学生。

  学校举行教工模特儿大奖赛,她非要去参加。参加就参加好了,她与几个一同排练的老师又闹不愉快了,还说请来的编导存心排挤她。她把一切娱乐活动都当作了争取权益的领地。原来以为,她的生活丰富一点,我可以有更多的自由,哪里想到她给我带来了更多的烦恼。

  开头,我还能体谅她,觉得年轻的时候我没有给过她好日子,现在,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等到她随心所欲地把我周围的人全部得罪光——从校工到我的老同事们,我才发现我错了。

  我成了证明她“福气”的道具

  一年前,我们买了一套新房子。她说她不如提前退休吧,我同意了。我想至少在学院里我可以清净了。装修期间,她又同装修工人大吵。她口口声声:我们知识分子怎么样怎么样的。有时候我真的几乎不敢相信,以“知识分子”为傲的她是我大学的同班同学!

  不上班之后,她天天在家里打电话。招了一群以前她看不上的人来家里参观她的“好福气”,我也成了证明她“好福气”的重要道具。

  只要我不在家,她一天就可以给我打四、五个电话,每一次都没完没了地问我在哪里,在干什么,周围有什么人。过了一会,又是同样的问话,如果我觉得烦了把电话挂了,那么回去之后,更加不得安宁;如果我好声好气地把她哄着,那么她绝对滔滔不绝,弄得我周围的朋友都开始不耐烦。

  那种说不尽的烦恼与骚扰,几乎使我丧失了人生的乐趣。每次我同朋友的聚会,她非要跟着去。每次,从人家的神情里,我看得出来她是座中大家讨厌的人。

  上周,我的一位老朋友儿子结婚,朋友很看重我,把我安排在一桌也算是比较有社会地位的众人席上。我老婆一坐下来,就充作主人似的招呼别人:“吃呀吃呀。我都饿了。我中午没吃什么东西,就吃了一点剩菜,他不在家呀。他喏,昨天晚上嘛在贵都,学院里有日本人来参观,是吧?今天中午是苏浙汇。是什么事情啊?政协开会还是上次那批美国人又来谈合作的事情?”我没有接口。但座中几位敏感的人已经露出怪怪的笑。那天宴席中,还有好几个年轻人听过我的讲座,纷纷过来同我打招呼。同时对我这个大教授的太太充满兴趣,一个个过来喊她“师母”。她纠正他们说:“喊我姚老师好了。我也是老师呀。”

  说实话,我的这位在学校里混了几十年,在家里又呆了几年的老婆身上是不大有知识女性的气质的,不论从外貌到谈吐,她更像一个斤斤计较的家庭妇女。几个年轻人问她:“姚老师教什么呢?”她对着那些人牛头不对马嘴地说:“我同你们谢老师是大学同学呀,我们一个班级的。当时,我是我们班级里年龄最小的。他就盯牢我了,是吗,你自己说呀,是不是啦?”

  你说,这让我怎么回答?我有必要在公众场合陈述一遍我当年的恋爱史吗?可她完全意识不到我的情绪,兀自滔滔不绝起来。

  “当时呢,你们谢老师很瘦的,星期六开舞会,他连两步都不会走。”

  我不忍心再听下去了。一桌上的熟人纷纷抿嘴笑了。她倒是浑然不觉,还以为人家爱听呢。

  席间,我的老熟人同我开玩笑说:“别人都说谢老师怕老婆的,是不是啊?”我还没接口,她立即说:“怕老婆有什么不好?他连续评到两年优秀教师,申请到了市科委的科目。说明我这个老婆做得很好。是吗?”说着,还用手来捋捋我的头发,做出与她年龄和当时氛围完全不符的少女状来。

  不等人家接口,她继续说道:“我晓得的,很多人嫉妒我。从我年轻时候就开始了,我走到哪里人家嫉妒到哪里。到现在也是,你到学校里去问问看,多少人嫉妒我呀。嫉妒我生得比别人好看,嫉妒我业务比人家强,嫉妒我嫁得比人家好,嫉妒我的福气比一般人好。”我只好做出什么也没听到的样子。

  是的,年轻时的她,大约也可以算是俏丽的。现在,近50岁的她,再把人家嫉妒她漂亮时刻挂在嘴巴上。你说,你让我怎么附和她?

  在座的一位乖巧的女士安抚她说:“被人嫉妒总归比嫉妒人家好是不是?”这句话显然让她很受用。

  出门的时候,她紧紧地挽着我的胳膊。近几年来,越是在公众场合,她越喜欢显示出同我的无比亲热。我觉得厌恶、恶心,但甩开她的结果是,她在家里可以没完没了地哭足骂足两个钟头。

  有谁知道我的悲哀和失落

  我羡慕校园里的年轻人,他们快乐、自由,而我的后半生,就要这样被断送在这个俗气的女人手里了?!

  我们年轻的时候,没有现在的年轻人这么浪漫,但在我们都快50岁的阶段,我老婆却开始编造我们年轻时候的爱情故事了。这个女人,我拿她怎么办?我说,年轻时候的事情有什么好说的?她白我一眼说:“为什么不可以说?我们又不是偷偷摸摸的情人,你怕谁听到?你要轧新女朋友啊?谢宁,你给我听好了,你休想?!”

  我?我是喜欢上了一个人了。她是我的研究生敏,沉静内秀。话不多,但那双充满灵气的眼睛仿佛什么都知道。她来过我家,她“师母”的开场白照例是我们的恋爱故事,我们同学复同事的经历成了她打击一切外来侵略者武器。

  我同敏的交流从学业而生活,她是那么善解人意,那么地懂得我。我们都爱听歌剧,我老婆嫌烦的音乐,在敏的宿舍里流淌。我同她一起去听过一次《阿依达》,在那个那么多人的体育场,看热闹的人们兴奋地观赏浩大的场面,我却在男女主人公的歌声里淌下了眼泪。那些歌词都是我对爱情的向往。我多么希望我不是一个懦弱的书生,我希望我是舞台上演绎一场伟大爱情的男主人公。

  你不要笑我“老夫聊发少年狂。”真的,遇到了她,我才觉得原来生活,美好的生活是真的存在的。敏是那么聪明勤奋上进,有着我老婆身上完全没有的品质。如果我年轻20年,不,10年,我大概依旧会有足够的勇气去争取一些什么。我第一次有老来的悲哀,有无法抓住幸福的悲哀。有时候,深夜从校园里走过,看到敏的宿舍里亮着灯,心里就觉得很温暖。真的,这一辈子我从来没有这样充满柔情过。看着校园里成双成对的年轻人,他们礼貌地同我打招呼,像看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者,他们哪里知道,我真的很羡慕他们,羡慕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手机浏览 | 关于新保健 | 我要投稿 |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  TOP↑